八八生活网欢迎您!

中国城镇化对话世界的新名片

2019-01-21 14:37:01 八八生活网 浏览54206

突然,一根烧天棍从天际远远砸来,横越虚空,像是一条数十丈的长河贯穿天地,向着仙园真地狠狠砸去。他霸道威严,年纪还不到二十,像是一尊真正的仙降临人世,神韵滔天。在其身后,太极道图阴阳相扣,黑白轮转之间如同星辰漩涡,让人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有些奇怪。

“这位小哥,你就不用操心老夫身在何处了。当你实力足够的时候,老夫定当亲身在你面前道贺,就像当年你的师尊一样。”所有人都惶恐不安,深怕大朔皇子冲动之下动用仙器,不过随着真气烟消云散,五人最终停手,他们深知战到最后谁也不会讨到好处,反而有可能便宜了其他人,得不偿失。

  直播促销路 农民变“网红”

  武乡县岭头村村民魏宝玉在田间用手机直播。魏宝玉的“田间地头直播”吸引了不少粉丝,也让他的农产品销售量提升了不少。

  新华社记者 詹 彦摄

  又到了要买年货的时候了。日前,有直播平台在广东、重庆、山东、贵州等地连续7天举办年味中国主题直播,让各地的土特产品又火了一把。黑龙江林口县农民王强,通过小视频直播“农村生活”卖农货和山货,月赚两万;江西横峰县农民蒋金春,通过直播帮助当地近50个自然村的200余家农户卖出了农产品。直播,让很多中国农民找到了出路。大山里优质、新鲜的农产品通过直播被更多人知晓,成为网购爆款。

  手机成了“新农具”

  家住宁夏中宁县的石兰清已108岁,她喜欢上了直播,在最小的孙子魏天野的帮助下,开了网店,出售枸杞,把家乡的上好枸杞让外面的人知道。

  直播的镜头里,石兰清每天早晚喝一杯枸杞水,一顿吃一个大馒头,经常拄着拐杖到枸杞地里查看长势。很多人感叹枸杞的好品质,也感慨老人满是皱纹的笑脸。108岁的石兰清被网友称为“最高龄荣誉主播”。直播改变了这个家庭,石兰清和孙子的网店,月均销售额近50万。家里买了车,盖了新房。

  如今,手机成了“新农具”,直播成了很多农民的日常生活。中国农民追赶潮流做直播的现象,引起了外媒的关注。法国BFMTV电视台报道称,“进行视频直播的不只是中国年轻人。成千上万的中国农民也通过直播来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这种方法不仅能够开发潜在客户,还能够向消费者展示蔬菜、水果及肉类的品质和来源,突出产品优势,提高销量。”

  电商平台正在助推这一潮流。2018年9月,火山小视频与黟县达成战略合作,成立“火山三农合伙人黟县办公室”。成立之后,火山小视频派遣专人进行指导,并定期邀请达人主播分享,提升当地农民的短视频创作力。

  直播平台还会开辟专门的扶贫板块,推出农民主播计划,在100个县孵化1000名农民主播,将为农民主播提供直播培训,利用直播工具,嫁接农业技术、问题勘查,提升农民技能,带动农产品销售,为脱贫点燃火种。

  “网红”+“乡红”

  与传统秀场直播依赖的打赏模式相比,电商直播更加注重主播专业知识的沉淀和人格化的塑造。

  家住湘西的陈九贝,在直播间里被称为“九妹”。即便再冷的冬天,九妹的直播都非常火爆。通过直播烤橙子,13天,九妹就帮助乡亲们卖出了200万斤橙子。九妹一个月帮忙卖的东西,是部分乡亲一年的收入,她也成了“网红”+“乡红”。九妹说,“我不在乎这些所谓的‘红’,我只记得丰收的橙子因没渠道而滞销,乡亲们脸急得通红。”九妹成了远近闻名的“直播达人”,通过直播,她带火了大山里的滞销橙子,成了大山深处的脱贫力量。

  据统计,依赖打赏的秀场主播生命周期往往只有3个月,而在电商平台上直播,粉丝的粘性更强。专家表示,直播是“用户运营”的最佳体现,平台为商家提供多样化的内容运营阵地,也帮助他们从运营“流量”转为运营“人”。 电商直播是一个场景化的产品,通过真实场景的带入、高频的互动,实现人货的最优匹配。

  在北京读大学的张甜,已经习惯了通过直播购买衣服、鞋子和一些特色食品。张甜总结说:“直播真实感强,看直播可以近距离查看东西的品质,有疑问还可以和主播沟通交流,这样买东西放心。”

  县长也直播

  如今,直播的不仅是农民,县长也加入了进来。2018年“双12”期间,全国5个特色县进行了9小时的大联播。5位县长参与直播,介绍内蒙古呼伦贝尔的草原肥羊、云南巧家红糖、陕西杨凌的有机苹果等当地特产,轮番上台为自己家乡代言。

  此前,不少地方的县长已经尝鲜电商直播。2018年9月,在“首届丰收购物节”直播盛典上,河南确山县、西峡县、淅川县、镇平县、洛宁县,山西阳曲县,新疆吉木乃县、尼勒克县8个县的县长、副县长成为丰收节的“网红主播”,受到网友热捧。最终,确山县4个小时卖出2万份红薯,销量相当于平时的10倍,阳曲县卖出8000份小米……

  现在,直播也不仅限于农产品,而是包括农村的方方面面。云南元阳县和湖南凤凰县通过直播,让消费者感受当地的传统年味。浙江庆元县的县长,在官方直播间给大家讲述香菇鼻祖吴三公的传奇故事,并带领大家参观香菇博物馆。专家预期,2019年,直播平台将进一步在线下产业带转型、农产品上行等领域发力,深入工厂、农场和市场,撬动更广阔的专业市场,让原产地、线下货源集聚地的优质货品通过直播,更直接地进入电商循环体系。

潘旭涛 印 尧 刘珈希

他有些不确定,与苏大聪继续前行,越到深处,石剑的颤鸣越明显,连苏大聪都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叫大惊小怪道:“你这石剑也是仿制仙器吗?”“何师兄,你听听这口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以为又碰到一名至尊了呢。”

  迎来艺术生涯首版威尔第歌剧 完成每个男高音都有的情结
  石倚洁:磨砺12年 圆梦《茶花女》

摄影/王小京

  《茶花女》 彩排照

  1月19日下午,著名歌唱家石倚洁在国家大剧院迎来他艺术生涯中的首版威尔第歌剧《茶花女》。他在剧中出演男主角。

  1月16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石倚洁表达了自己对即将上演的《茶花女》的向往,称“每个男高音都有唱《茶花女》的情结。”作为当红的男高音歌唱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很多邀约,但他并不会乱接戏,他认为作为歌唱家自律很重要,“外面的诱惑太多了,但只有抵得住诱惑,艺术生命才能更加长久。”

  新剧渊源

  12年后重启《茶花女》

  提前一个月抄谱记词

  作为自己主演的第40部歌剧的主要角色,饰演《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可以说是石倚洁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他告诉记者,12年前自己闭关修炼的时候学习了12部歌剧,第一部是莫扎特的《魔笛》,第二部就是威尔第的《茶花女》。“当时由于年纪还小,我觉得自己声音的厚度是不够的,唱起来觉得力不从心,只是把音符学下来了,计划着35岁之后再唱这部经典歌剧。”

  原本和国家大剧院合作的《茶花女》是在2020年1月演出,但由于某种原因提前到2019年1月份了,正好和另一部即将在匈牙利演出的雷哈尔的喜歌剧《微笑王国》撞期。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石倚洁还是选择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茶花女》。

  虽然12年前曾经学过这部歌剧,但石倚洁回忆说当时学完之后就把谱子封存起来了,动都没动过,“12年后我再翻出来,除了《饮酒歌》等几段耳熟能详的唱段之外,其他的几乎都认不得了。”

  于是石倚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背谱子的速度也减慢了,不过他有一个好方法,“我背谱子就喜欢抄,我常常是将一张A4纸折成四页,把谱子全都抄在上面。”他还像记者展示了他的“小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这个方法不错,揣在兜儿里随时可以看。”

  接戏理论

  为让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

  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

  石倚洁接戏有自己的规律,他从莫扎特、罗西尼、多尼采蒂等作曲家歌剧中的轻型抒情男高音角色开始起步,但他非常清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抒情男高音,这是在他刚开始学声乐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所以之前参加一些比赛的时候也是照着抒情男高音去唱的,但20多岁的时候要想唱主角,只有罗西尼、莫扎特等比较轻型抒情男高音的角色,“作为歌剧演员最难的是最初的五年,从一张白纸要发展成为有一点曲目积累的成熟歌手,五年时间每年五部歌剧,挺痛苦的。真是摸爬滚打地往前走。”

  现在,石倚洁就有选择权。到了2013、2014年,他开始慢慢往抒情男高音的方向上有了更多的尝试。2014年开始他先在法国,后在奥地利演多尼采蒂的《宠姬》,这部剧在罗西尼、多尼采蒂的曲目里面算是偏抒情的。2015年,石倚洁又接了和《宠姬》的重量级差不多的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在佛罗伦萨演出。再发展到2017年,石倚洁选择了智利圣地亚哥歌剧院唱了威尔第的《弄臣》。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石倚洁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实《弄臣》的曼图亚公爵比《茶花女》的阿尔弗莱德更适合我,因为曼图亚比阿尔弗莱德的音域稍微高那么一点,阿尔弗莱德中声区非常多,曼图亚稍微高一点,对于稍微偏重一些的男高音唱曼图亚就稍微困难一些,对于我这个轻型抒情男高音来说就正好。阿尔弗莱德中声区偏多一些,他需要的音色更丰满,本来准备2020年唱的,后来提前到2019年了。”

  除了《茶花女》是比较主流的歌剧,石倚洁还会接一些在世界上演出比较少的歌剧,甘心情愿去演那些不那么常演的戏,对此,他表示,“就算不常演,也不会改变这部戏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打个比方说,我自己心里喜欢的剧DD《宠姬》很少演,但我喜欢这里面男高音的几个唱段。”

  石倚洁在接戏方面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他认为作为一名歌手的自律特别重要,不能乱接戏,“这个行业的诱惑很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很难抵御各种诱惑,我身边有太多例子了,脑袋一发昏,没有节制地接戏,几年之后嗓子就唱坏了。为了自己艺术生命能够更加长久,什么时候该唱什么就唱什么。”对于一些现代戏,很难界定是轻型还是抒情男高音,石倚洁就会告诫自己要理智地用声,“不去破坏它,但是用到最好。”

  未来展望

  调整进度每年两部新剧

  档期已经排到2022年

  不光是唱外国歌剧,唱中国歌曲的石倚洁也能牢牢抓住观众。听过他演唱《关雎》和《我爱你中国》的观众都为其动容。

  其实作为上海人的石倚洁常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分不太清楚前鼻音和后鼻音,为此他每次唱中国歌曲的时候都会特意查字典,把前鼻音和后鼻音标注上。“唱意大利文的时候常常会把很多细节的音标注得很清楚,就是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母语。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中文是我们的母语,所以有些发音才容易被忽视,标注上音标能更好地传达感情。”

  现在的石倚洁从早期每年五部新剧的进度调整到每年两部新剧。在石倚洁看来,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酝酿出好作品。多年的演出经验让他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标准,一名歌手除了吐字清晰很重要之外,还要通过音乐色彩来传递情感,“所有的歌都是有音乐色彩的,声音和情感有强有弱,并不是一味地用强才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最感人的恰恰是弱音,最难唱的也是弱音,要敢于用这些弱音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感情。”

  现在要想约到石倚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演出计划已经排到了2022年,国家大剧院演出多尼采蒂的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和古诺的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出威尔第的《法斯塔夫》,西班牙奥维耶托演唱贝里尼的《清教徒》等五部歌剧都是已经确定下来的工作。

  面对近年来国际歌剧界越来越多的轻型男高音涌现,石倚洁表示自己并不担心竞争的激烈,“其实每两三年才能出来两三个真正好的歌手,最终被剧院认为唱到一定标准的还是非常少的,而且这个市场还是挺大的,只要每隔两三年这些剧院想到让我去一次,我就有活儿干。”文/本报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统筹/满羿

良久,这双眼睛似乎叹了一口气,风扬的声音再一次淡淡传来:“你要是心意坚定,心态平和,抛却一切杂念,集中心中的正面能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在等着你。”总而言之,身心之中从未有过片刻安宁的时候,就像是船工号子里那句‘船儿到处是吾家’一样,总有一种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树叶一般无依无靠的感觉。“轰隆隆,轰隆隆!”却也就在此刻,独远脚下突然出现一阵剧烈晃动。


编辑:孙亚朋
评论(已有80882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Dear尼姆 来自吉林省桦甸市 23分钟前
你有这样的婆婆真好
句句中有理一文 来自浙江省宁波市 30分钟前
只要太阳照常升起,阳光普照,就不会落下你这个爱情的小角落。
WASABIJL 来自浙江省温岭市 31分钟前
老铁,干就完了。[doge][doge][doge]
祎祚 来自湖北省随州市 32分钟前
谁让鸡本来就是被吃的呢[二哈] 鸡粉不如浣熊粉多啊
殺生丸殿下Corona 来自广东省高要市 36分钟前
脑子今天不上班。
奶大腿长没对象 来自河南省永城市 37分钟前
你爱去哪去哪,假如说你来我们潍坊,我们潍坊人民还是欢迎你的,谁让我们是礼仪之邦呢,如果不来,我们也没求着您来[摊手][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