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生活网欢迎您!

安徽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一审获刑17年零6个月

2019-03-20 07:52:44 八八生活网 浏览24416

“哈哈,终于找到你们了!”站在树梢的一个小孩看着远处几个人说道。在巨大的巢穴当中,杨立看见了九曲八弯的根须,正是神丝草第三根根须。当杨立从粗大的树枝当中将之取出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炼制凝神丹有望了。“啊!”杨立的叫声越来越微弱,这并不是因为杨立的力气越来越小了,已经抵达了忍耐的底线。而是因为杨立感到的痛苦越来越弱。

远处,独远,风,只是微微饮用随身携带的水袋一点甘甜润口的泉水。紧跟着,石暴又将清洗过后的黑松露塞入了豪猪的腹腔之中,接着又往其内倒了少许的清水。

  是稻田也是舞台,是农舍也是书屋
  去犁桥赴一场艺术之约(解码?乡村文化振兴)

  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乡村振兴是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的全面振兴。”

  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文化资源的唤醒。探索的例子不断涌现:安徽铜陵用艺术改变乡村、云南寻找古镇传承与现代化发展的平衡点、河南加强农村文化设施建设……今起,本版推出“解码?乡村文化振兴”系列报道,展现乡亲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生动图景,追寻这股激活乡村振兴的文化力量。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

  顺着一条宽阔的乡间水泥路,掠过成荫的树丛,车行不到5分钟,安徽省铜陵市西联镇犁桥村便宛然浮现。开春的江南,是一曲翠绿和金黄的交响。放眼望,窄窄的田垄旁,油菜花们成片长出,像一团团黄灿灿的火焰。阡陌纵横间,春草绿树也都齐刷刷冒头,把村子装点得绿油油。

  突然,远处几桩大红大绿、托腮凝思的大头人像雕塑在眼前显现,仿佛是外来客,默不作声地伫立在村头。村党支部副书记钟昆仑说:“如今的犁桥,除了黄和绿,还有五彩缤纷的艺术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

  雕塑、彩绘,通过巧思融入乡村

  钟昆仑指的是去年11月由铜陵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的“大地田原艺术季”活动。持续至今,艺术季囊括了美食、装置、雕塑、彩绘涂鸦、音乐、诗歌等,依循铜陵这座江滨城市的山水和犁桥村江南水乡的氛围,借助近百位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们的巧思,打造艺术助力乡村振兴和文旅融合的样板。

  艺术季大幕由一场秋季稻田宴拉开。“饭桌就设在稻田里,游客和村民围坐着,身旁是金灿灿的谷堆。稻子现场收割,脱粒成米,蒸饭器蒸熟立马上桌。蔬菜是村民自家种的,黄鳝、江鱼、河虾等河鲜应有尽有,还有特色的江南风物像芡实、莲藕等。坐在空旷的稻田里,吃着自家产的食材,那叫一个舒坦。”土生土长的犁桥人钟昆仑说。

  伴随稻田宴的还有文化演出。“稻田与大地就是舞台,舞蹈家跳舞、诗人朗诵、音乐家演奏、民间艺人唱大鼓书都在田里。蓝天白云和金黄稻浪创造了最打动人心的演出。”艺术季策展人、重庆原美术馆馆长梁克刚说。

  宴毕,艺术家紧锣密鼓开始工作。创作分两类,一是梁克刚固定团队里的8人,吃住在村里,作品也永久留下。第二类是把其他创作者的作品做成临展,随展随撤。在梁克刚眼里,犁桥就是一个天然的艺术馆。村里少有人走的过道、闲置的空地农房、废弃的墙面都是展区,把雕塑、装置、彩绘等统统打包装进去。

  在建的“水上美术馆”是其中的得意之作。犁桥村中心有一片水域宽阔的内湖。来犁桥考察后,梁克刚望着风平浪静的湖面静静发呆,不多久就萌生了在湖心建迷你美术馆的想法:“馆体是一个非规则建筑,好比一张纸折叠几次、再拉抻后的几何造型。游客需要预约再划船上去,一船10人。整个馆外平台50平方米,展厅就设5平方米,放一件大咖的画作或是装置作品,定时更换,每次容纳一到两个人进去参观。”

  村里还将空闲的农房改造成先锋戏剧演出场、实验舞蹈房、稻荷书屋、彩绘图画教学室等实用性场馆,邀请外地艺术家来演出和举办活动,同时也能长期惠及本地艺术人才,构建起村里村外互动的文教业态。

  艺术氛围吸引人, 特色民宿留住人

  在梁克刚看来,移动互联时代的文化传播,需要足够的吸引力:“现在好多城里人愿意长途跋涉去一个遥远僻静的乡村,看看与钢筋水泥森林不一样的东西。人来了,自发打卡拍照发朋友圈。这种规模化的口碑式传播,并不是传统广告式的硬性轰炸,效果更好,影响更远。”

  实际上,犁桥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打广告。“市财政下拨了一笔专项资金,总价600万,乡村艺术改造经费、作品建材、策展费等,都包括在内。”铜陵市文化与旅游局局长徐常宁说。

  在徐常宁看来,政府是平台的搭建者和先期的引导者,艺术家是主创,村民既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如果政府先期不做出示范效应,就没法激发村民后期的积极性。但光靠政府投入,项目就容易变成无源之水。艺术吸引了游客来,吃些农家饭菜,还远不够。要想办法把游客留下来,刺激他们购买特色农副产品和当地文创的欲望,才能有长远的经济效益。”

  面对如今的旅游消费热,传统的钓鱼采摘和田园农家乐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城市人品位和需求的升级。于是,乡村精品民宿成为徐常宁和梁克刚考虑的有效抓手。

  据徐常宁介绍,铜陵从2017年就已在几个定点乡村改造了一些民房,搞起了民宿。但数量较少,一户两到三个床位,全市总共就600张,品相也比较传统,自家屋子简单收拾,腾出来摆张床和沙发。“这两年是几何级增长,如今床位增至3000张。尤其犁桥的三家,已初具规模。”徐常宁说。

  房子是向老乡租的,主要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红砖房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水泥屋。装修和设计费用由财政承担,后期再安排专人管理。设计师在保留老房子原有结构的基础上,从内部空间分隔、家具配置、床品选择、屋内装饰着手,设计出文艺的调性。“有了民宿加持,村子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现代艺术的综合体、文艺生活的全链条。游客来了在这里逛拍吃住,可以消磨很长时间,通过注入外来消费解决村民营收问题。”梁克刚说。

  徐常宁认为,改造民宿对普通农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政府先期注入资金做出两三个样板来必不可少。但等市场成熟了政府还是得慢慢退出,交给市场运作。“一旦后期游客多了,村民自己和一些社会资本开民宿的热情就高了,那时候一些在外工作的年轻人也就愿意回到乡村,开饭店、卖高附加值农副产品、经营民宿……创业挣钱,还能享受天伦之乐。”徐常宁说。

  规模复制让艺术乡村连成片

  犁桥是圩区,洪水期水高地低,极易发生洪涝灾害。村里流传一句老话:十年倒有九年荒。近年来,通过建设美丽乡村,环境已不可同日而语。完备的基础设施、良好的生态环境也是艺术季落地犁桥的根本原因。

  据钟昆仑回忆,以前进村都是泥路,下雨浑身泥,晴天一身灰。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现在道路硬化、路灯亮化、道路绿化全部到位。还配备了定期的保洁员,分类垃圾桶、垃圾中转站和清运车也一应俱全。污水有两套微循环处理系统,不出村生活污水就能集中处理。饮用水接进了城市管网,变压器的容量也增加了,大功率电器也不怕带不动了。”

  “犁桥村决不能只有一个。”徐常宁的话说得掷地有声。

  铜陵的文旅资源,用徐常宁的话叫点多、线长、面广,但没有大的拳头产品。据他介绍,铜陵所有的旅游题材貌似都有,自然山水、休闲、健康养老等,但就是没有能成为全国范围内旅游目的地的产品。“艺术季不能只做一期。多年积累后把铜陵的艺术乡村串成线连成片,吸引更多艺术家参与,招揽更多游客,最终形成乡村振兴和文旅融合的亮丽局面。”

  梁克刚分析,铜陵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禀赋都不太出众,所以现在靠金点子“无中生有”,努力营造出一个艺术改变乡村的大IP。加上高铁过境带来的交通便利,辐射周边的长三角都市圈,让人以后提起艺术乡村就能想到铜陵。

  50多岁的钟新林是老犁桥人,以前在城里做木匠。因为手艺好,收入一年也有个七八万。经过劝说回村,他接受了民宿改造的拨款,把自己两间临湖的空房改造成民宿,隔出一间披厦做厨房。从顶棚、背景墙到玄关和木制家具,整个流程自己动手。还请了艺术家借鉴传统徽派民居风格,设计雕花的木门和隔窗,增加古典韵味。

  “开业当天饭桌和床位爆满,陆续也有本地和周边地市的游客来。半年不到收入就有七八万,家门口挣到钱,用不着跑城里做工了。”钟新林说。在村委会的鼓励下,老钟外嫁他乡的两个女儿,最近也有意愿回犁桥,帮父亲打理生意。

  走南闯北多年的梁克刚,在各地接手了不少文旅项目,“以前更多在画廊和美术馆里做专业展览,后来发现那个象牙塔跟中国的土地和人们很隔膜。现在,用艺术创意把一个乡村变得美丽和时尚,村民还能切实获益,这才是我想要的。”

康 岩

独远听此,右手收戟,却是继续道“前辈,有何事直管言!”就像是《剞劂刀法》以及《剞劂刀法心得》中提及的那样,要以身御气,以气御刀,以刀劈木,方可立竿见影,收效显著。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15日电(袁秀月)从苏明成、苏大强、苏明玉到朱丽、吴非,电视剧《都挺好》播出以来,苏家的所有人几乎都上过热搜。这部刻画原生家庭的电视剧,也让很多人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近日,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采访了苏明成的扮演者郭京飞。谈及角色,他表示苏家这三个男人都够作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但作为演员,他表示没有办法批判角色,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其实演一个有缺陷的角色要比演一个完美的角色更痛快。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谈角色:我觉得苏家这三个男人都够作的

  在电视剧《都挺好》中,姚晨饰演的苏明玉从小就被父母区别对待,大学后就离开家,专心打拼事业,成为一个女强人。大哥苏明哲出国留学,二哥苏明成是个“妈宝男”,母亲强势,父亲苏大强懦弱不管事。

  在母亲去世后,苏家开始陷入混乱。大哥一味愚孝,不考虑自己的小家庭。二哥误会苏明玉,对亲妹妹大打出手。父亲苏大强只为自己考虑,不顾儿女实际情况。

  剧中一地鸡毛,剧外网友也“群情激奋”,有人说苏明成怎么下得去手,有人评价苏大强是极品老爸。

  而郭京飞觉得,苏家这三个男人都够作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是“作作三人组”。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他透露,在拍的时候,大家都“互相摇头”。因为这个戏里,每个人物都有点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传统电视剧里那种完美的形象。他也追过几集剧,看的时候也会跟着大家一起生气,说这个人怎么这样,尤其苏明成怎么这么过分。

  郭京飞还接连发几条微博调侃,“苏明成我劝你善良”、“打倒苏明成,别打我”。很多网友也一边骂苏明成,一边称赞郭京飞演技好。

  从容嬷嬷、安嘉和到尔晴,之前演员演一个反面角色,经常会被骂得很惨。对此,郭京飞表示很感动,大家都变得仁慈了,“以前的观众并不是不懂,他就是觉得骂演员没关系。现在都知道可能骂了演员他们也会不舒服,把演员和角色区分开了”。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谈对手戏:打姚晨那场戏,是在打空气

  从《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的濮阳缨到《都挺好》中的苏明成,跟正午阳光合作两部戏,都是反面角色,不怕“掉粉”吗?

  在郭京飞看来,其实演一个有缺陷的角色,要比演一个完美的角色更痛快。

  虽然苏明成很招人骂,但郭京飞认为,演员是不能批判角色的。“我觉得创作一个角色,再坏的人也有善良的一面,再讨厌的人也有可爱的一面,把这个挖掘出来,人物可能就显得立体一点,这是我创作的一个观点,一个习惯。”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在最近播出的剧情中,苏明成的妻子朱丽因为苏明玉失去了工作,苏明成得知后,对苏明玉大打出手。而在拍摄前,郭京飞也很忐忑,他还找导演商量过,能不能别这么狠。但导演觉得不行,现实生活中肯定也有这样的事。

  在拍摄前,他也跟姚晨商量过,还给她吃定心丸,“我是一个话剧演员,我受的训练是保护好自己的对手”。而事实上,那场戏拍得也非常简单,就拍了一遍,姚晨躺在地上,镜头对着郭京飞的脸,他对着空气打。

  拍戏时,郭京飞跟“父亲”倪大红的对手戏很多。他坦言跟倪大红学了很多,“最了不起的是倪大红老师,他完全没有在这个人物上找补什么东西,反倒是把人物往更可怕的那个状态去演。”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谈生活:没觉得我现在红

  在剧中,苏明成是个“妈宝男”。但在和父亲相处过程中,他也有很多难处。

  有一场戏,他跟大哥苏明哲哭诉。郭京飞直言,那场戏演得很委屈。他认为,苏明成确实有很多不容易的地方,他要跟父母住在一起,要忍受很多东西。而造成一个所谓的“妈宝男”,并不是这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堆人的问题,很难说清楚。

  不过,郭京飞也表示,他在生活中完全不是“妈宝男”。在他看来,这个戏表达的并不是亲情的包容,而是大家要学会一种人与人之间打交道的方式。“其实就是多看别人的好,多换位思考,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每个人身上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关键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都挺好》海报
《都挺好》海报

  从“话剧小王子”,到主演《龙门镖局》等喜剧,再到出演反面角色,一天上三个热搜,郭京飞也正被更多人认识。不过,他自己却并没觉得有什么变化,“我没觉得我现在红,我也没感受到我的红”。

  郭京飞说,他的老师曾将演员形容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是艺术家。那个时候,他觉得老师把演员形容得非常伟大。但现在他感觉,要做到这点好像特别难,而且不是一个人做成的,是一群人。

  “我现在能做到的就是好好服务观众,多给观众带来一些生动的角色,带来一些快乐,别无他求。”郭京飞说。(完)

就在森林虎胡须乱动间,似要张嘴示威之时,石暴探手掏出了一枚鹅卵石,随即单手一扬,就向着森林虎激射而去。牛利军,身躯一挺,道“抛头热血,永远追随!”“小友请留步!”一名长髯老者出现,矗立在姜遇百丈开外,叫住了他。这是浮烟宗的那名硕果仅存的太上长老已然跨过谛视期的境界,修为无法揣测。他本来离去许久,后来被并没有结束的天劫惊醒,去而复返,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编辑:陶雍
评论(已有13563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雨答应 来自江西省赣州市 39分钟前
华丽的外表装着一颗没有良心的躯壳。
Leo___Queen 来自河南省登封市 46分钟前
应该好好管理一下了
肉肉的牛啊 来自湖南省邵阳市 47分钟前
给警察点赞,还有把那女的也拘留吧!
全是狗粮呀 来自广东省云浮市 48分钟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奶大腿长没对象 来自广东省普宁市 51分钟前
确定无痛分娩没有后遗症吗?我朋友每逢阴雨天就腰疼。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
宋辛博 来自青海省德令哈市 52分钟前
啥都没学到,干部们就学到马屁作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