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生活网欢迎您!

山西长子县产业扶贫:芦笋从贫困户手中走向国外餐桌

2019-06-19 14:02:30 八八生活网 浏览10605

手紧紧的拽着无名的衣襟。独远目光一收,道“这事也是简单,你们都会去好了,记得这件事情之后,各自回家好好生活就是,以后就不要相互在有什么在牵连了!”接下来的一刻,只见其双眉微蹙之中从鲨皮袋中取出了一枚鹅卵石,眼光向着远处微微一瞅,登即手指一弹,结果尖啸爆鸣之声骤起,鹅卵石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朝着百十米开外的大型生物飞射而去。

“嗷嗷嗷......!”这小野猪却也是个调皮淘气的种,更是惊讶于眼前的白衣少年,一个惊恐飞纵,远远跑到一处原地四脚乱抛,还时不是用嘴拱起不少尘土,不过却就在独远打量之既,居然是飞出一泡泡尿要逃之夭夭而去。一脚下去,几乎快要万斤力量了,这是开脉期修士能做到的么?古来只有那些天资和实力极为惊人的神兽幼崽才能够做到,现在姜遇却通过不断苦修,将力量无限逼近这一天堑,堪称神迹!姜遇没有任何得意,他仍然在努力提升自己的肉身力量,要突破足脉极境,将力量提升到新的高度!

  新华社昆明6月18日电 题:藏区“感恩连”

  新华社记者周亮、王长山、杨静

  格茸没当过兵,但在40岁这年,他当上了“连长”。

  这是个民间自发组建的“连队”,名字叫“精准扶贫感恩连”。

  队伍是格茸拉起来的,这个“官”也是大伙推举的。“连队”的大部分成员是村里的共产党员,来自已经率先脱贫的家庭。他们的宗旨是“脱贫致富感党恩,助人脱贫传党恩”。

  两年多来,“格茸连长”和他的“连”志愿做了许多实事好事,当地各族干部群众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自从格茸他们把旗子竖起来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其他地方纷纷效仿。如今,滇西北高原29个乡镇先后建起了52支“感恩连”,成为推进脱贫攻坚决战的一个个战斗堡垒。

  格茸其人

  格茸看上去并没有多少英雄气概,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藏族农民。

  高原的阳光,晒得他肤色黝黑,面容比实际年龄显得老一些,加之身形瘦弱,一米七左右的个子,与人们印象中的康巴汉子有一些距离,但作为庄稼人,身板倒也结实,眼睛清亮。话不多,脸上总挂着笑。

  他的履历比较简单:出生在小山村,在山脚下的乡里上小学,再到州府香格里拉市上中学,初中毕业后回村务农,然后结婚。

  但在2017年5月21日这天,他干了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提议成立“感恩连”。

  格茸家住香格里拉市五境乡泽通村吉仁叶古村民小组,小村庄共有42户藏族居民。

  香格里拉风光雄浑壮美,但风景填不饱肚子。家里7口人,媳妇和岳父患病,2个小孩上学,青稞、苞谷卖不上价,山货也运不出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格茸是厚道人,后来当上了村民小组的党支部副书记。但当2015年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时,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我是副支书,又有点文化,当贫困户让我抬不起头。”格茸告诉记者,“当时我决心就拼一下,带头脱贫!”

  脱贫攻坚当中,政府各项支持政策不断到位。迪庆州属于最难脱贫的“三区三州”之列,国家给了重点扶持。百般比较后,格茸决定养野鸡。

  去养鸡大户那里考察后,格茸在国家产业扶持资金支持下,学技术、搭罩网、买鸡苗……很快,房前就传出了阵阵鸡鸣。“野鸡3个月就可以出栏,价钱高,销路好。”格茸盘算着收益。

  然而,很快一盆凉水向他泼来。一天,鸡场里出现了几只死鸡。难道是食物不对?还是发了鸡瘟?格茸心里一紧,找来行家里手求教,也没有弄出个头绪。经过几天观察,格茸终于发现,原来是野鸡性子野,是互相看不对眼“打架”所致。

  怎么解决?到网上找找法子。格茸试着买了批专用眼罩,白天给每只鸡都戴上,这样野鸡看不到对方,各自相安无事。很快,格茸家养的野鸡戴“小眼镜”的事,传遍了四邻八乡。

  当年,野鸡卖了6000元,朝天椒入账8000元,生态补偿资金、退耕还林等让一家人享受政策扶持近2万元,还有打零工的收入……很快,格茸一家脱贫了。

  与此同时,村里通了电和硬化路,家家有产业,人均收入逾6000元,自来水、太阳能热水器等也用上了。现在,驱车40分钟左右就可从乡政府所在地来到吉仁叶古村民小组。

  格茸的岳母扎史姆70多岁,是旧社会吃过大苦的人。老人常在格茸耳边叨念:现在日子好了,咱藏家人要懂得感恩,要知恩图报!格茸听在耳中,记在心里,渐渐萌生了多做好事的想法。

  前年的那天下午,泽通村40多户曾经的贫困村民聚在一起参加护林员培训,一直默然不语的格茸突然站起来,岔开了话题――

  “我们现在有吃有穿,是党的政策好。作为党员,不能只顾自己,要带头感念党恩。党中央要求我们迪庆打好脱贫攻坚战,我们党员应该拢在一起,响应号召,帮助贫困户早点脱贫。”格茸说。

  “好,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大家一起干!”大家回应道。

  大伙越说越兴奋,越议越激动。可怎么干呢?从哪里开始?大家又把目光投向了格茸。

  “我想好了,咱成立一个感念党恩的团队,名字就叫‘感恩连’,大家看怎么样?”

  “好!好!”会场响起了一片掌声。

  “格茸,你来当‘连长’吧,我们跟着你。”

  “我们‘感恩连’要有自己的旗子,还要有‘连规’。”有人倡议。

  一番议论后,这件事就算定下来了。

  时值迪庆州按照省里部署,正在深入开展“自强、诚信、感恩”主题实践活动,乡里听了格茸的汇报后,给予充分肯定。很快,格茸代表“全连”,从乡领导手中接过了“精准扶贫感恩连”的红旗。

  “连队”纪事

  “你也试试养野鸡好不好?我来教你。”一天傍晚,收工后的格茸专程来到同村村民肖农家。

  两个孩子残疾,只有2亩旱地,家里入不敷出,让54岁的肖农整天愁眉不展。近年来,政府为肖农安排了护林员的岗位,收入稳定了些,但当拿着政府发的3000元产业扶持资金,肖农又犯了难,不知该干点什么。

  格茸的到来,就像一场“及时雨”。此后,格茸一次次上门,帮助平场地、防疫病,耐心示范给野鸡戴眼罩的绝招。当年,肖农家的120只野鸡出栏了,一下子净赚几千元。“加上朝天椒收入和国家的扶持,我家年收入超5万元了。” 肖农没见过这么多钱,眉头终于打开了。2017年底,他向格茸提出加入“感恩连”。

  脱贫攻坚要求解决贫困户的住房安全问题。在政府的支持下,村民建房的资金解决了,但请工是要花钱的,格茸和队员们商议,免费帮工。一时间,吉仁叶古村的山坡上,活跃着一群撸袖干活的“感恩连”队员。

  不论大小,只要是做好事,“感恩连”都会主动伸手。队员们帮建档立卡户发展生产,替缺少劳力的家庭干活,到村里捡垃圾,帮生活不便的老人洗头,为村民打扫庭院。队员国青向群众免费提供了1.6万多只鸡苗,并与35户签订了收购协议……

  去年11月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泄洪,按部署,沿江各村镇需要及时疏散和安置群众,位于江畔的五境乡也紧急行动起来。接到通知后,格茸立即带领10多名青壮年队员下山,赶到沿江低洼地段帮助群众转移财产,搭建帐篷,从早干到晚。洪峰过后,一些店铺和居民家残留着2米多深的淤泥,格茸和队员又挽起裤脚,逐户清淤。就这样,他们自带干粮在江边忙了两天两夜,回家时个个累得不成人形。

  “感恩连”虽然是个最基层的群众志愿组织,但他们行事却颇为高调。有时,格茸会高举旗子走在队伍排头,有时会骑着摩托车,把旗子插在车头。“连队”成员大部分是党员,开展活动时要求佩戴党徽。

  “就是要人看到,我们做事是为了感念党恩。这是件光荣的事,要做出响动。”格茸说。

  “瞧,‘感恩连’又来了。”今年3月13日,83岁的此里卓玛看到山角转过来一支打着旗子的队伍,便急忙回屋准备酥油茶。

  “老人家,身体可好?我们几个这次来,帮你犁地。”一进院门,格茸就拉住老人的双手大声说道。

  春耕时令快过了,此里卓玛家缺少劳力,屋后的几亩旱地还没有犁,老人心里正焦急,“感恩连”来了。

  泥土散发着特殊的清香,庄稼正在抽芽。见到记者,卓玛老人拉着我们的手,指着后山坡说:“今年收成有了,多亏有格茸他们。”

  “我小时候苦啊!哪有人管我们死活。你看现在,党中央惦记着我们,党员帮着我们,我怎能不感恩呢!”老人感慨道。

  “感恩连”的名气越来越大,许多脱贫后的村民要求加入。

  “入连把关很严的。”格茸介绍,“要写申请,还要看有没有善心。”

  24岁的夏巴央卓染着一头黄发,看上去有点吊儿郎当,但他却是“感恩连”年龄最小的队员,只要微信群发布活动通知,他几乎每次都第一个报名参加。他说,哪怕就抬桶水浇一下花,也有意义。

  在植树活动中,不是“感恩连”队员的鲁茸扎史也来了。“女儿有事外出,我来替她。”老人笑着说。

  当初为什么叫“感恩连”?格茸介绍,是因为队员分布在各村民小组,“连、排、班”可以对应行政村、片区、村民小组,方便组织活动。还有就是想学习部队的战斗精神。

  在格茸的带领下,“感恩连”的帮扶内容越来越多样,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目前泽通村“感恩连”已有48人,组建了文化传承、产业指导、公共卫生服务、帮困送温暖4个“排”。

  同心之力

  迪庆地处滇川藏三省区交界处,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

  “我是旧社会过来的人,小时候哪会觉得家乡美!现在日子好了,才有心情看一看风景。”此里卓玛老人笑着对记者说。

  在党的关怀下,迪庆高原新中国成立后发生了历史性变迁,全州农民人均纯收入从1957年的58元增至2018年的8515元。

  水有源,树有根!口袋鼓起来了,精神不能瘪下去。

  党和政府花了很大力气关怀和帮助迪庆发展和群众脱贫,但仍有一些群众对政策知晓度、满意度不高,一些人身上存在“等靠要”思想。迪庆属于“三区三州”,是深度贫困地区,明年底要与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脱贫攻坚任务异常繁重。为此,迪庆州开展了“学党史、识州情,感党恩、跟党走”主题教育活动,对比新中国成立前后、建州前后、改革开放前后和十八大前后迪庆的变化,让群众明白惠在何处、福从何来?同时,激发各族干部群众内生动力,激励继续奋斗。

  五境乡党委书记高志华介绍,前几年乡里提出,村干部要和村民一起算清惠民政策、基础设施投入、产业发展投入、群众自我发展“四笔账”。“感恩连”的出现,恰好架起了党和政府联系村民的桥梁。

  “党和政府给了我们藏区群众这么多实惠,乡亲们心里应该有个数。”格茸说,“历朝历代,古今中外,哪有这么多好事?我们不能认为这些实惠都是理所应当的,可不能忘本!”

  田间地头、红白喜事、农闲串门,只要有合适的场合时机,“感恩连”就用身边人和身边事宣讲党的恩情,用自己的感受宣传党的政策,用自己的行动帮扶困难群众。

  泽通村吉仁水村民小组藏族汉子扎史尼玛,有一阵子都不好意思见人,原因是2015年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他家有2位老人患慢性病,捡菌子卖的那点钱还不够给老人看病。

  “如果自己趴在地上不想起来,就是有人来扶,也是站不起来的。”扎史你玛下决心找到出路,他把政府提供的产业发展基金、护林员工资、低保等共2万元,集中投入用来养猪。2015年养猪50头收入万余元,2016年养猪80头收入5万多元,2017年养土鸡2000多只收入6万多元……过程虽辛苦,但一天天增长的收获让扎史尼玛挺直了腰杆。

  “去年,我家的猪和鸡卖了近10万元,都卖到香格里拉了。”脱贫后的扎史尼玛说话的声音如今都洪亮起来了。他也加入了“感恩连”,还牵头成立养殖专业合作社,计划养鸡5万只。

  谈起“感恩连”,迪庆州委组织部部长王云松说,因为是自发的,所以更有生命力,虽然做的都是小事,但带动效果好。

  如今,“连长”格茸在迪庆小有名气,经常去其他地方作报告,还参加了州里的脱贫攻坚“自强、诚信、感恩”宣讲会。

  五境乡其他村也成立了“感恩连”,成员逾百人。州里不少村子组织党员干部前来考察学习,目前,有29个乡镇成立“感恩连”。

  “‘感恩连’在脱贫攻坚中的推动作用日益凸显,感念党恩成为迪庆藏区群众的行动自觉。”迪庆州委书记顾琨说。

  身处大时代,“小人物”也能有大作为。

就在他即将上前的时候,小遇子脸色突然一变,马上拦住了他,拉着二狗子和小皮猴就开始跑路。巫山之外,只要有距离,就会足够的远,一条宽阔大道蜿蜒,要多远就有多远,反正早就离开了渐渐而逝去的神峰,直到看不见为止。

  王一博、王子璇主演《陪你到世界之巅》,制片人回应爱情戏太多、看不到游戏画面等质疑
  演员拍电竞剧,对着绿幕拼手速

  王一博、王子璇等人主演的《陪你到世界之巅》,聚焦职业竞技的生活和比赛日常,讲述了天赋异禀的电竞选手季向空(王一博 饰)和立志成为专业解说的邱樱(王子璇 饰),携手走上电竞世界之巅的故事。

  作为今年首部播出的电竞行业剧,网友却质疑剧中游戏画面太少,反而恋爱戏份喧宾夺主。对此,该剧制片人、观达影视总经理周丹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陪你到世界之巅》更多希望呈现电竞选手真实的奋斗过程和生活状态,而非游戏画面;且她并不同意“电竞不需要爱情”的说法,“我们真实接触到的职业电竞选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赛场上他们放空一切,全力以赴,但生活中同样需要友情、爱情的陪伴去支撑他完成梦想。”

  没有游戏场面?

  电竞选手不是网瘾少年

  2018年11月3日,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IG在英雄联盟S8夺得全球总决赛冠军,推动中国电竞产业发展的同时,也让强调团队合作的“职业电竞”家喻户晓。国内影视市场迅速反应,接连开拍了多部电竞题材作品。但周丹坦言,在决定做《陪你到世界之巅》时她非常忐忑,因为很多人将这个行业曲解为“玩电脑游戏”,“外界担心电竞剧会给年轻的小朋友带来不好的引导,包括过度打游戏而耽误了学业之类的。”

  拍摄时,周丹更多将剧情聚焦于电竞选手的奋斗过程,而非如何打好一场比赛,“剧中我们呈现的职业电竞选手日常的生活就是训练、策略分析、健身保持状态,并非大家想象中成天打游戏的网瘾少年。”

  但该剧播出后,不少期待看到“电竞直播”的观众表示“有些失望”,无论是电竞比赛还是日常训练,大部分镜头都只给到演员和手部动作,几乎没有游戏场面;且很多对电竞有兴趣的观众,也在网上找不到这款名为“巅峰”的游戏。周丹坦言,团队在制作时刻意回避了所有游戏内容本身,没有选择与真实游戏联动,而是虚拟了一款根本不存在的游戏,“因为我们并不想鼓励年轻人花时间打游戏,而只是希望他们被职业电竞选手的奋斗和团结精神所感染。”

  一言不合就秀恩爱?

  更多面向非专业、年轻女性观众

  《陪你到世界之巅》围绕职业电竞选手季向空展开,虽然自身能力始终不被外界认可,被称为“手残”,但季向空足智多谋,且信赖团队奋战,一次次在比赛中顺利化解战队危机。而女主角邱樱则是被贴上“花瓶”标签的职业联赛女解说员,在事业低谷期的时候遇到同样受挫的季向空,两人互相扶持、陪伴着登上电竞的世界之巅。

  电竞向来被视为男性的主场,观众更期待看到男性向的热血、竞技剧情,因此当《陪你到世界之巅》中男女主角一言不合秀恩爱,一些观众便质疑电竞职业戏仍难以脱离偶像剧的桎梏。对此,周丹回应称,专业电竞迷只是《陪你到世界之巅》的部分受众,该剧更多还是面向非专业的、年轻观众,其中女性更是占据很大比例,因此必须平衡热血和情感,“女主角也有一条独立的事业线,且这条事业线也是围绕电竞展开的,故事里大概70%是电竞,30%是恋爱,所以并不存在刻意谈情说爱。”

  而对于“职业电竞不需要爱情”的说法,周丹也并不认同。她曾在真实的TI7纪录片里看到中国队员输了比赛以后,他的女朋友就陪在他身边,给予他莫大的鼓励,“电竞是一项团队运动,它不仅需要成员的陪伴,也需要恋人的陪伴。我们真实接触到的职业电竞选手,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赛场上他们放空一切全力以赴,但生活中同样需要友情、爱情的陪伴去支撑他完成这个梦想。”

  ■ 幕后揭秘

  所有手部画面都由演员完成

  通常,电竞比赛大多是选手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进行语言交流和手部操作,拍摄难度上看似要易于体育运动。然而周丹坦言,相较跆拳道、游泳,反而电竞这种非直接展现对抗的竞技,更考验剧情设计和演员提前排练。

  例如为了让“电竞小白”在回避掉游戏画面时,还能直接感受到电竞的竞技状态,编剧只能加入更多剧情冲突。

  此外,为了保证该剧的专业性,大部分演员都提前一个月进组,在杭州的电竞小镇里参观电竞战队,并由LGD的成员进行专业的电竞训练。剧中所有呈现的手部画面都是由演员亲自完成的,“别人可以在一秒内按三次鼠标,职业电竞选手就可以按四次。”

  虽然剧中呈现了大量“燃”的电竞比赛过程,然而由于游戏并不存在,因此在拍摄时所有演员面前的电脑屏幕和现场大屏都是绿布,演员只能通过剧本,单纯靠想象力演出打游戏的状况和反应。周丹透露,在进入比赛场馆前两天,剧组不会进行任何拍摄,只让演员在电脑前演练,“所以当演员们看完最后一集时也很激动,因为他们在拍的时候并不完全知道呈现出来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他下降的趋势越来越快,如果再不运转功力抓住岩壁,即便是后悔再运转功力也难以挽回了。独远暗暗吃惊,却见入口石道入口,两位妖类的尸体,一位花妖,一位蜜蜂妖,血色溅落四处,更是一惊道“我们来晚了!”老村长赞许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草根问的不错,我们修士最多开脉其实不止八脉,某些极为强大的修士后人或者是生来天赋极高的人还有一条与生俱来的伴生脉,这条脉具有惊人异象,在开脉洗礼的时候会激发出来。有上古时期的神体,开出神脉后据说可以激发出海上生明月的异象,如神王临世,前途不可限量。也有道体体质的人,会伴生出道脉,开脉洗礼之时会有大道之音回响于天地,闻之可让人顿悟,神秘不可言。”


编辑:柴元彪
评论(已有74995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五五疯子 来自新疆库尔勒市 49分钟前
找奥委会主席萨奇马去。
小鸡儿叔叔 来自广西凭祥市 55分钟前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是我赢了,其实不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没有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
sunbear_zy 来自云南省开远市 56分钟前
不靠谱的小三!
vl不变之物 来自吉林省松原市 58分钟前
80后老阿姨,依旧等待普及…[二哈][二哈][二哈][二哈][二哈]
Suchx 来自浙江省台州市 01分钟前
你无耻的样子很有我当年的神韵!
ky_儿 来自福建省永安市 02分钟前
给立下头功的严夫人点赞[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