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生活网欢迎您!

零跑腿!济南市区通行证全流程网上办理,还有这些注意事项……

2019-04-23 01:04:07 八八生活网 浏览90726

这些人的年岁不大,都约莫着是二十多岁上下,但是一个个都是器宇轩昂,想必在各自的势力的年轻一辈中也都是最为顶尖的存在。“嘭!”又是一脚踹出,直接踹中了谢逸的丹田,谢逸的丹田被踏碎了,他的整个人更是承受不了重力,倒飞了出去。蓦地,他神色大变,眸子一缩,再也不复刚才的轻佻之态,直接暴喝道:“幻魔!”

“师兄”“我于诸位素未谋面,言语如此不知为了何事?”独远见此,颇感意外。

  云南大理阳溪村级河长杨金成

  护得清溪入洱海(美丽中国・河湖长的一天⑤)

  清晨,一场雨后,碧空如洗,一道彩虹起于苍山脚下。发源于苍山莲花峰和五台峰之间的阳溪,奔流而下。

  杨金成是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湾桥镇向阳溪村委会主任,阳溪穿村而过,杨金成是这条河的村级河长之一。这天是杨金成的巡河时间,一大早他就出了门。

  “任何一个细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影响到河流水质”

  早上8点,杨金成开始了巡河工作。巡河的起点,便是阳溪入村的地方。

  “老赵,今天入湖口怎么样?垃圾多吗?”杨金成先给下游的赵习朱拨了电话,了解情况。“我们两个一上一下,都是这条河的责任人,至少得看住了阳溪,不让污水流进洱海。”杨金成说。

  走在熟悉的河段,杨金成步履轻盈。作为村级河长,他每三天要完整地巡河一次,“作为村民,我‘巡河’的次数可就数不清了,饭后散步都要来溜达一下。”

  走着走着,飘起了细雨。“这边天气变化无常,有次巡河突然遇上暴雨,回到家一身都湿透了。”杨金成说,“我们都是‘粗人’,也不在乎这些。”

  不过,“粗人”杨金成巡起河来,却格外细心。

  “任何一个细节出了问题,都可能影响到河流水质。”走在巡河路上,杨金成随手拾起岸边的垃圾,放进自带的垃圾袋里。

  杨金成说,巡河不光是用脚巡、用眼看,还要琢磨很多事,“现在河岸边垃圾箱太少了,我们正在考虑在河岸边增设一些有设计感的垃圾箱,这些建议都报上去了”。

  “要想治好一条河,就不能光是自扫门前雪”

  顺着阳溪往下,上午10点,杨金成走到了向阳溪村的生态种植区。河岸两边是大片平整的农田,这里曾是他最担忧的地方。

  “过去村民主要种大蒜,大蒜是高水高肥的农作物。”杨金成说,“现在通过土地流转,建成生态种植基地,用有机肥替代化肥,实现流域内化肥、农药的负增长,对减少河流污染很有好处”。

  “对岸就是中庄村。”杨金成介绍,阳溪全长10.34公里,整个阳溪设有5个村级河长,都是由村委会主任担任。河流流经的村庄多,明晰责任是关键,“这条河直接通往洱海,作为村级河长,我们会做好配合工作”。

  近年来,阳溪依法取缔了养殖场2家、水洗砂厂7家,安装了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12处。现在,29条洱海主要河道的入湖口都设立了水质考核监测点,同时还按照镇、村行政区划增设141个河道断面水质监测点。“每个河长都签了责任书”,杨金成说,“水质如果出了问题,根源到底在哪个辖区也清清楚楚,对于我们河长来说既明晰了责任,也减少了相互推诿责任的情况。”

  阳溪流经的区域有大量农田,不久前,杨金成在巡河的过程中发现,有村民嫌生态种植见效慢,偷偷种植高肥农作物,这引起了他的警觉,加强了巡查力度。

  “要想治好一条河,就不能光是自扫门前雪。”他说。

  当了河长后,杨金成学会了用微信。“我们河长们有个微信群,会及时地通报巡河情况,分享照片。”杨金成说,工作时,几个村级河长会相互通气,协调工作。

  “让每个人都懂得爱护洱海,工作才算是做成了”

  对土生土长的杨金成来说,阳溪不仅仅是一条河,也是缓缓流动着的乡愁。

  “我们村就在洱海边上,农田流转、客栈整改,每项工作既关系河道治理,又关系村民切身利益,哪项工作的推开都不容易。”杨金成掰着指头数了下,去年一年,连带周末、各种假期,休息时间不超过一周,连国庆节都是在入户调研村民家截污设施情况中度过的。

  “我们村去年就完成了截污设施的全部建设,但还是会有些跑、冒、滴、漏和部分人倾倒垃圾的情况。”杨金成告诉记者,除了巡河,村级河长还有个责任,就是做好环保动员与宣传的工作,“村民入户宣传的工作一定要做实做细,我是河长,但这不是我一个人、也不是我们一个村的河,让每个人都懂得爱护洱海,这个工作才算是做成了”。

  阳溪的入湖处,现在已经建成了湿地公园,村里的老人三三两两坐着晒太阳聊天,还有不少游客倚栏自拍。

  “洱海清,我们大理才会兴,做好‘门前三包’,卫生保洁,转变生产生活方式,已经写进了我们的村规民约。”向阳溪村民杨成宝说。现在,洱海的义务保护员也越来越多。

  巡河到尾声,杨金成和赵习朱碰了个头。同样早早就来到洱海边入湖口“上班”的赵习朱显得很高兴,“过去清理水草、垃圾,每天都有好几吨,现在越来越少了,还有不少村民来帮我”。

  杨金成蹲在阳溪入湖口的出水处,看着一溪清水缓缓流出,“你看远处的苍山,再看这流出来的清水,洱海是世世代代守护我们的母亲湖,要把它守好了”。

  李茂颖

与此同时,库房中忙碌的几人见到石暴到来,纷纷躬身施礼,却见石暴微笑着吩咐了几句什么,众人随即鱼贯而出,将库房之门也随手关了起来。“这巴郡狱空门之事,蜀山仙剑派真五阁事后严密封锁,更是有当今朝廷插足,若不是我至尊派日益强大的势力,那是一点消失都不得而知,这怎么能怪师兄,我们呢!?”

  首部反映平反冤假错案电视剧《因法之名》昨晚开播 编剧赵冬苓深入司法机关“取经”以保证真实与严谨

  没有抹黑与颂扬 《因法之名》还原真相

  李幼斌、李小冉、张丰毅领衔主演的45集法治题材的电视剧《因法之名》4月14日晚登陆北京卫视黄金档。该剧是中国第一部反映平反冤假错案的电视连续剧,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题材

  《因法之名》源于真实案件

  “法治题材”一直是影视行业中一座亟须开发的“富矿”,原来有人说这样的题材是一个“沙漠禁区”,但国家一级编剧赵冬苓和导演沈严、刘海波一同“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因法之名》正是这样一部取材于真实案件,着眼于还原社会真相与人性的优秀作品。

  《因法之名》讲述了李幼斌扮演的部队转业的刑警“葛大杰”因好友在追捕嫌犯时不幸殉职牺牲,由“怒”生“错”,间接导致冤假错案的产生。然而,碍于当时司法制度的不完善,张丰毅扮演的检察官即便心怀疑问,也只得妥协现实。时隔多年后,李小冉扮演的新生代检察官“邹桐”与律师共同努力,多年冤案最终沉冤昭雪。

  该剧将时代变迁、儿女情长交织在抽丝剥茧又惊险刺激的剧情中,情节由浅入深,震撼人心,全面展示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制度的进步与发展。

  话题

  更关注对“受害人”的影响

  “情”与“法”的矛盾创作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每一个人都会犯错,每一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赵冬苓表示,“我更关注这些人在冤假错案影响下的‘情感’与‘生活’,特别是‘受害人’一方。”

  在公平正义来临之时,当沉冤昭雪之日,即便法律层面的纠错已经完成了,但对每个人良知、心灵和精神的拷问才刚刚开始。无论是因为愤怒冲昏头脑而“误判”的葛大杰、自小就被冠之以“杀人犯之子”的许子蒙,还是被关押数年又“无罪释放”的许志逸,他们都没有“错”,而人生却被彻底颠覆。这也正是赵冬苓笔下被刻画得最为生动细腻的部分,“有些伤害是永远无法被治愈的,一件冤假错案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

  人物

  赵冬苓:法律是我天生的兴趣

  赵冬苓从业近30年,创作了诸多脍炙人口的影视佳作,其中《激情辩护》《上学路上》《中国地》《红高粱》等作品曾荣获华表奖、飞天奖、金鸡奖、白玉兰奖等奖项中的最佳编剧奖。其实,赵冬苓与“法律”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作品《猎狐》《冷案》还是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诸多议案无一不是围绕“法律”而展开的。

  《因法之名》是赵冬苓近年创作中最喜欢也是最花费心血的一部作品,“法律是我天生的兴趣。”她直言,“我没有办法停止这份热爱,它对我来说如同手足”。只要与“法律”相关的题材,赵冬苓便会热血沸腾,愿意不计代价地埋头于创作之中,有机会就会去摸索尝试。赵冬苓也指出,目前市场上一些法律与法治题材相关的作品都缺乏“合理性”,她直言,“如果真的想要写好这类题材,必须下足工夫去研究学习相关法律知识”。

  《因法之名》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在创作时既要保持政治的正确性,又要保证剧本的真实和严谨性,为此整个团队也是煞费苦心。

  在创作剧本之初,为了更好地把握其中的法律细节,赵冬苓便深入司法机关学习了解内部设置和工作流程,“检察院会对我的写作工作进行层层把关和指导。”她表示,“当时得到的更改意见足足有几页纸之多,我全部熟记于心。”平时一有空闲时间,她便会潜精研思,不“放过”任何一条法规、一例法条。《因法之名》中所有“罪行”与“处理”都有与之相对应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条款,“我们的法律在不断完善,剧本也会时刻跟随法条法规更新”,赵冬苓笑称,“我也算是‘半个法律人’了。”

  没刻意抹黑或颂扬

  通过真实还原真相

  前期深入的调研和体验也给赵冬苓带来了灵感启发,“没有一件冤假错案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或栽赃陷害”。她指出错案比例逐年下降,“国家的司法制度在逐渐完善。”所以在《因法之名》中,赵冬苓并没有故意“抹黑”,也没有刻意“颂扬”:“一个十足的‘恶人’或许会引发‘众人讨伐’。”但她表示希望通过真实来还原真相,“人性本善,我不想用哗众取宠的方式博得喝彩”。对赵冬苓来说,生活本身是个“对立体”,充斥着冲突而又填满了美好,“如何表现出这种‘矛盾’才是最关键的,通过‘无底线’的夸大人性恶或塑造虚妄的幸福和谐并不是现实主义。”

  《因法之名》是赵冬苓编剧生涯中最为艰难的一个剧本,光故事大纲就反复更改了十四稿,在编剧行业里被称为“快手”的她完成整个剧本耗时一年之久。在写前六稿时就断了思路,感到“举步维艰”,不知如何继续完成,那段时间对于赵冬苓来说是“灰色”的。

  赵冬苓坦言:“我一度怀疑自我,甚至感到绝望。但最终大家对于故事的肯定,给予我极大的鼓励。”不仅是剧本创作中的困难,这部作品在审查过程中也面临层层把关,几度传出播出消息,但一直却未能实现。当得知《因法之名》最终在北京卫视定档时,她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等待的过程对我来说太漫长了,这种煎熬的心情与创作时的痛苦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本组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之后无名总算是从众人的口中知道了来龙去脉,原来前段时间叶枫和青峰山分宗分开之后,青峰山分宗碰到了玉女分宗,并且帮了玉女分宗击退了一波幻魔的进攻,后来两宗更是以其合作去探了一尊幻魔的目的,这尊幻魔相当了得,还有几头强大的幻魔帮它守灵,身前起码也是先天五重以上拥有相当灵智的幻魔。姜遇猛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就在此时,石洞突然剧烈晃动,有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在汹涌袭来,这片大地都无法禁受得起,像是要塌陷一般。即便抛开这一点也不说,单单说一下眼前,此刻小荒山顶数百余人之多,小友若真是大开杀戒,肆意屠戮,就不怕滥杀无辜,遭受天谴么?!


编辑:赵孟谦
评论(已有51731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惹不起的熊 来自黑龙江省双城市 50分钟前
林志玲不会穿睡衣摆拍哦[doge]
wjz渔 来自福建省厦门市 57分钟前
你好好养伤,大家等你归来。
别理我我是个烦躁的人 来自河南省辉县市 58分钟前
你腿有那么粗吗
I_am_华仔 来自浙江省乐清市 59分钟前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wozhende很孤独 来自贵州省兴义市 03分钟前
反正不看你
桌子绑在板凳上186 来自浙江省嘉兴市 04分钟前
你来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