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生活网欢迎您!

全军军车交通安全管理制度化正规化水平持续提升

2019-06-17 09:42:01 八八生活网 浏览43996

无名和范明之间的那一场战斗,应该可以算得上是虚空学府和轩辕殿顶尖弟子的第一场碰撞,结果却是范明被无名斩杀,轩辕殿的人当然不会甘心。随意翻动了几页之后,其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心不在焉的神态。事实上,对盔甲这种装备而言,防御性与便捷性永远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体,此强彼弱,此弱彼强。

对于一般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高层都不太在意的,只有核心弟子级别,就会有高层的目光落下,在关注。无名能感觉到湖泊上有东西下来了,大概猜到可能是掐灭了蛟龙的元神之后,让他感觉到了,不过这也是无名早就猜到的了,如果不将元神掐灭的话对方也会跟着元神过来,所以无名果断的掐灭了那一缕元神。

  镌刻在红土地上的赤诚(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

  本报记者 郑少忠 朱 磊 孙 超

  6月10日,江西赣州于都县于都河畔,灯火通明,车来车往。在县文化艺术中心,一首《告别》,拉开一场大型演出的序幕,不时爆出雷鸣般掌声。

  盛大精彩的演出,是为了纪念85年前的一场远征。1934年10月17日晚,就在于都河畔,8.6万余中央红军汇聚,准备渡河,人潮如涌,但井然有序,分外安静。

  我们走得再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连日来,在江西赣南的瑞金、于都、宁都、兴国等地,我们冒雨前行,踏着泥泞小路瞻仰先烈,涉过湿滑木桥探访烈士遗属,心中的感动和震撼前所未有。

  用热血浇筑信仰,锻造长征铁军

  1933年9月,国民党向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在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讲解员给我们讲解那张中央革命根据地日趋缩小的示意图:由于政治军事上的双重失误,苏区蒙受重大损失,战略转移成为最后选择。

  1934年10月17日至20日傍晚,中央苏区、中央军委机关及其直属部队和一、三、五、八、九军团共8.6万余人,从8个渡口渡过于都河,踏上漫漫征程。为躲避敌机侦察,军民们每天下午架桥,次日凌晨拆除,5个渡口的浮桥反复拆搭达15次之多。

  战略转移去往哪里?怎么走?路在何方?不论是指战员还是群众,都选择了坚定不移跟党走。

  “跟着走。”当时仍然被左倾路线排挤,被留党察看的邓小平没有犹豫。

  “打敌人去。”红四团团长耿飚,面对战士们的疑惑,回答干脆利落。

  然而迈过于都河的每一步,都面临着枪林弹雨、浴血牺牲。

  1934年10月21日,中央红军长征第一仗在江西省信丰县百石村打响,时任红四师师长洪超激战中被敌人流弹击中头部,倒在前线。高山绿荫的庇护下,我们在百石村的一座小山坡上,瞻仰洪超之墓,这也是长征路上的第一座红军墓碑。离此不到30公里处,有一座无名烈士碑,纪念200多名无名红军指战员。他们在长征途中留下来养伤,在一个雨夜被敌人杀害。

  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血战湘江,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转战地域超过半个中国;翻越20多座高山,其中5座常年积雪;渡过30多条河流,包括汹涌险峻的峡谷大江;走过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广袤湿地……中央红军这支出征队伍,抵达延安时减员到仅7000余人。

  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的队伍,面对严酷的高压态势,九死一生,绝大部分人倒在了这片红土地上。

  “弟准备牺牲,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1935年3月,奉命在苏区坚持斗争的赣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刘伯坚,在被捕就义前写信给家人,从容安排后事。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1936年冬天,陈毅在梅岭于国民党重重围困中,创作了著名的《梅岭三章》。

  以百姓之心为心,铸就铁壁铜墙

  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里,有一双草鞋,鞋尖上绣着两个绣球。鞋的主人是于都县岭背乡老红军谢志坚,在送他离家远征时,青梅竹马的爱人春秀,送给他这双别致的鞋。

  长征途中,谢志坚一直舍不得穿,直到强渡大渡河时,由于战斗激烈,分分秒秒都有牺牲,谢志坚穿上春秀送的草鞋,决心带着爱人的信物赴死。1951年,谢志坚回到于都寻找春秀,才得知长征后不久,春秀就被杀害了。谢志坚带着那双草鞋,伏在春秀墓上痛哭。

  父送儿、母送子、妻送夫,明知一别可能永难再见;宁愿自己忍饥挨饿受冻,也要保障红军……据记载,1934年,中央红军长征前短短5个月,仅赣南苏区,扩大红军8万多人,捐献稻谷90.6万担,被毯2万床,棉花8.6万斤,布鞋5万双,草鞋20万双,筹集军费150万元。

  站在赣南这片土地上,人们会对一个政党、一支军队与人民的血肉联系,有全新认知。

  “炮火连天响,战号频吹……我们少年先锋队,英勇上前线……”在宁都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纪念馆,人们庄严静默,听63岁的红军后代刘黎洋唱起少共国际师歌曲。

  刘黎洋的父亲不到16岁参加少共国际师,生前常跟他说过去的故事:当时老百姓“躲白军,躲壮丁”,但同时又积极支援红军,把儿子送上战场。

  “为什么参加红军,我父亲说,那是因为红军确实是我们穷苦人的子弟兵。”说着,他又唱起了父亲教的另一首红军歌谣:“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欢迎,官长士兵都一样,没有人来压迫人。”

  71岁的郭凤林回忆,父亲郭春福1934年跟着红军走,到1950年带着9个月的她转业回到家乡,一去就是17年。“十几年过去了,父亲面貌、身材变了,就连乡音也改了。我奶奶悄悄问我大姑――这到底是不是我儿子呀。大姑说,哪有乱讲自己是别人儿子的,肯定是!”每次说起这个故事,郭凤林都笑中带泪。

  尽管一切都变了,但郭春福依然记得革命时期家乡缺盐的情景,特地买了一大包盐背回来。“我们宁都到现在还有个菜,叫无盐汤。”郭凤林说。在一次次军事“围剿”和封锁中,苏区严重缺盐。为了让前线的红军有力气作战,宁都人家家户户把盐罐子刮得干干净净,送上前线。自家想吃盐,就从墙根处弄一点苦涩的硝盐。久而久之,一道无盐汤传下来,成了宁都的特色菜。

  每到一处纪念地,每访一位亲历者,军民鱼水情的故事,不胜枚举。

  瑞金的老人回忆,小时候红军常用白米饭换他吃的红米饭。宁都的老人回忆,红军每到一地,都要帮老百姓挑好水。走之前也要扎好稻草,上好门板,不给老百姓添麻烦。至今,红军为方便群众打出的革命井,还在滋润着当地百姓。

  “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当年仅240万人口的赣南苏区,八子参军、七子参军、父子参军的故事俯拾即是,33.1万人参加红军,60万人支前参战,33.8万人为革命牺牲,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就达10.82万人。

  兴艰苦创业之风,踏出坚实脚印

  兴国老红军王承登,16岁参加红军,1972年离休回赣州后,到部队、企业、院校作报告,足迹踏遍赣南老区18个县(市、区)。他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激励更多人。

  老人经常说,和倒下的战友们比,自己多么有幸,能返乡参与并见证赣南原中央苏区人民脱贫、发展的“新长征”。这些年,赣南大兴艰苦创业之风,不断创新发展:赣州新能源汽车科技城,形成从锂电池到整车生产的完整产业链;赣州国际陆港,南康家具、赣南蔬菜运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稀金谷”“青峰药谷”,赣粤电子信息产业带蓬勃发展……

  2012年6月28日,《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老区发展翻开历史新篇章。国家提出的“全国革命老区扶贫攻坚示范区,全国稀有金属产业基地、先进制造业基地和特色农产品深加工基地,重要的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红色文化传承创新区”五大战略定位,为赣南原中央苏区的发展,明确了方向。

  如今,曾为世界瞩目的赣南地区,再一次吸引着世界的目光。赣南已实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脱贫:176万人脱贫,7个贫困县和801个贫困村脱贫摘帽;赣州的稀土加工,正从过去提供初级原料的阶段,向全产业链延伸,基本形成了产业链完整、具有一定特色的稀土产业体系,成为国家钨和稀土新材料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

  “今天,在新长征路上,我们要战胜来自国内外的各种重大风险挑战,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依然要靠全党全国人民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2019年5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赣州视察时说。

  从争取国家解放、民族独立的伟大抗争,到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光辉岁月;从开启改革开放的壮丽征程,到冲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长征精神始终赋予我们不竭动力、无穷信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壮阔新时代,再走长征路,是不忘过去,致敬历史,更是汲取力量,昂首向未来!

顿时怒吼连连,道:“卑鄙,你们居然趁我被拖在外面去夺走了水精!”   “轰!”

  没得奖 真的不重要

  ――访《南方车站的聚会》导演刁亦男

  孙佳音

  如果说6月,整个华语电影圈最受关注的是上海国际电影节,那么刚刚过去的5月,大家最关注的便是代表中国电影征战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可惜,刁亦男导演并没像五年前在柏林那样“幸运”,不过刁亦男在接受晚报专访时表示,个人无所谓得奖与否,他说:“电影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自己拍了一部我想拍的电影,我可以一辈子为它昂首挺胸,我也会让我们全组人,都可以为拍过这样一部电影昂首挺胸,这就够了。”周末,刁亦男与《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组就将踏上上海国际电影节红毯。

  越来越“年轻”

  “十年寒窗无人识,一举成名天下知”这句话用来形容刁亦男一点不为过,五年前一部《白日焰火》在柏林把刁亦男推上了世界电影的舞台,一尊金熊奖杯足以让他成为最令人感兴趣的中国导演之一。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曾经给《爱情麻辣烫》《将爱情进行到底》当过编剧、默默写了快20年剧本,他曾经拍过两部口碑不错的小成本电影:《制服》和《夜车》,之后蛰伏了长达7年。

  刁亦男今年51岁,当被问到50岁与40岁有什么区别时,他打趣说:“越来越年轻了呀。”他阐释道,“相比《白日焰火》,现在越来越敢于冒险和实验,希望把电影放在一个新鲜的领域里,多做一些探索。”在强大的幕后班底支持下,《南方车站的聚会》拥有细致考究的光影细节:反射的多重镜面,摇曳的骇人黑影,半透明的帷幔、雨伞,手部的特写……诸多视听表达的确都强化了影片的风格。也有几场戏氛围营造、镜头调度十分出色,比如在动物园里有一场跟踪追逐大戏,以动物惊恐表情与胡歌饰演的周泽农处境进行蒙太奇处理,独具匠心。胡歌在介绍角色时说,自己就像暗夜里的一头困兽。

  奖项无所谓

  本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竞争激烈,《南方车站的聚会》胜算并不大。当时曾试探性地询问导演万一奖项落空会不会感到失望,不料他直接回答说:“其实无所谓,我一直喜欢让自己处在不被认可的状态当中。那样我的作品就像是艺术上的复仇者。我想获得永远的激情和动力,我一直相信自己。”

  对于得奖,他没有那么在意,但对于电影本身他是专注而在乎的。他说作为一个导演,希望能一直享受在创作中自由地表达;他说希望能用电影,而不是奖项征服观众。影片主出品方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南方车站的聚会》计划年内上映,“也许是暑期档,也可能稍晚些,但相信这部电影会受到普通观众的喜爱,市场表现一定会超过导演以前的作品。”

  对胡歌“满意”

  刁亦男的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市场表现就颇为出色,充满个性的电影语音,黑色电影的浓烈气息,在五年前就揽下过亿票房。究其原因,是影片在类型创作和个人表达之间寻找到了平衡。这一次,鲜明、突出、自成一派的导演技法之外,《南方车站的聚会》不仅保留了廖凡、桂纶镁的“擒熊”组合,又新加入胡歌作为男一号,也是对市场的明显诉求。对于此,刁亦男和李力都不讳言,但他们双双表示,胡歌很好地完成了表演,“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转变”。

  此前胡歌在接受晚报专访时坦言,这一次无论是角色还是表演,都让他痛苦又享受,“导演是用放大镜在看我的表演”,但正是这样的过程,让他得到了真正的提升。再问刁亦男这份“痛苦”,他说:“可能胡歌以前拍电视剧比较多,这是第一次作为男主角参演一部电影,刚开始我们经过了一些磨合。在现场,我对他要求的确特别严,有时候一条要拍很多次,甚至这场戏今天收工了,明天我又觉得不够满意,再把这个镜头重拍一次。胡歌自己也非常努力,下了很多功夫,吃了很多苦。”作为导演,他对自己新片男一号很满意,最后用了“可圈可点”四个字来评价胡歌的表演。首席记者 孙佳音

“禀告家主,如此设想,原也并无太大问题,只是石府号此次出海乃是处女航,真正要让石府号驾轻就熟,尚需时日,还要经受大风大浪及其不可测事件的检验和考验。另外,林老管家返回小荒山时,给阿诚带个话,让其安排人前往小荒洞,给通道之中的长明灯加添些灯油,上次我自那里返回时发现,不少的长明灯都灭了。”“禀告家主,属下前期因为购置武器的原因,曾与北镇第一兵器制造所的一些专家接触过,请家主放心,小荒山物理防御体系建设一事告一段落之后,属下定当第一时间拜会这些人才,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编辑:严亚茹
评论(已有49254条评论) 登陆会员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单枪匹马壮gg 来自江苏省常州市 28分钟前
你不热吗
社会猪佩琦 来自湖南省耒阳市 35分钟前
我堂弟小时候磕掉了一半门牙哈哈现在还是这样
风和日儷 来自广西岑溪市 36分钟前
有没有那么心不甘情不愿的啊!我救暸你不但要谢我,还要承认我是老大!
触感男孩悲情情诗 来自河北省迁安市 37分钟前
摩天轮在城市是为了观光。而在郊区又是平原地区,不知道为了看什么…
怎么搞搞 来自宁夏银川市 41分钟前
谢谢有你,让我明白:如果对喜欢的事情没有办法放弃,那就要更努力地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远鸽在路上 来自湖北省孝感市 42分钟前
这么平民化的婚礼真好,这场婚礼一定是最华丽最热闹最温馨的婚礼!!![哈哈][哈哈][哈哈][太开心][太开心][太开心]